Search

杨景凯的今世

新西兰的Wendy说新西兰wtv要做一个任务专访,需要了解背景,大家最好奇的就是为什么一个搞理工科的人要去搞身心疗愈,为什么好端端的公司不做要去讲课,要求写下了这段自述作为背景材料,重写发表一下,对杨景凯老师有一个稍微更深入的认识吧。

少年杨景凯(初中,14岁,后排左一) 小时候总觉自己挺笨的, 做一切事情都比其他小朋友慢一拍 1970年我出生在湖北蕲春县,位于湖北省最东边。父母文革下放到这个偏远地区。村子印象很深的是一山一湖,还有很多大树,离长江有十公里左右。村子后面有一个很高的山叫银山,在一个山坡上有一大片造型奇异的石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石头就像一群奔跑的动物瞬间被火山的熔岩淹没,栩栩如生。离村子两三公里的地方是一片很大的湖,叫马湖。 家乡最有名的人是李时珍。离我出生地不到1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地方叫雨湖,是李时珍写《本草纲目》的所在地。小时候经过还能看到他的墓。内景隧道,惟返观者照察之,李时珍书籍描写的境界,就是我现在的工作,冥冥之中也许和李时珍有些许联系吧。 小时候总觉自己挺笨的,做一切事情都比其他小朋友慢一拍,转机发生在12岁。那年刚上初三,一天大脑突然有一种开窍的感觉,感觉脑子非常清明,之后所有的数学题都会做了,哪怕是书中最难的思考题。从此就成为班上不好好学习,但是考试成绩很不错的那类学生。 高中阶段延续了初中的风格,经常缺课,走神,上课时考虑其他问题,或者去写诗写文章。看在考试成绩比较好的份上,老师一般都没有怎么管我。高一时最喜欢的是写诗和读诗,还出版过一本诗集(手动印刷版)。这个现在看,应该和那个北岛、舒婷朦胧诗崛起的时代有关。另外一个是从高一开始想建立一个理论,认为电磁感应定律一定里面有一种介质,才能将磁转化为电,这个认为整个时空都弥漫着一种叫“时子”的物质,组成了时间、空间、电、磁,可以解释世间的所有特异现象。当然当时的高中基本没有任何资料,都是天马行空的在想入非非。当时写了很多东西,现在的工作和思考的内容和高中时代的种子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。 不费力的考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。大学最大的好处是有图书馆了,原来封闭的视角慢慢打开了,读了很多的书籍,但是原有高中的理论框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,边看书边收集了大量的资料,包括收集了不少人也看了很多人写的所谓宇宙大一统的书,还是觉得似是而非。这个收集资料的习惯保留到了现在,不是收集到书柜,只要和世界奥秘有关的就能够自动钻进自己的大脑里面。大学体育课有一门“少林一指禅内功”的选修课,这个还是当时气功热的产品,可以发放外气的,虽然每天练习,身体强壮了,但是觉得离奥秘世界还是没有入门。 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北京,在电子部第三研究所工作。研究所的生活相对单纯,当时利用业余时间去学了社会上比较流行的中功,智能气功,看了大量气功的书籍,也迷上很多柯云路破解特异功能的书。受柯老师的推荐还去找胡万林看病,虽然做了很多的研究和尝试,但是收获不大。 我曾写过两次遗书, 那段时间唯一能做的事就是 漫无目的地上网,然后遗忘 1999年后离开研究所,结婚,创业。三十而立,梦想开始撇在一边,要开公司挣钱养家,想要成为别人心目中的社会成功人士。白手起家,公司从两三个人到慢慢壮大,自己从一个学生的心态,到至少心智上慢慢成熟,也算经历了社会,开始了解社会的复杂、觉察到人性的美丑。这段经历跌宕起伏,经历过各种打击和背叛,体会到人性的江湖。这个经历对我以后讲课非常有好处,我更能深刻的理解各种各样的人,并能够很好的和他们相处,如果需要引述案例,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,而不是仅仅来自其他人书籍的故事。 公司的发展比较顺利,因为在2000年开的公司,那个时候中国经济高速发展,确实在一个风口上,好像怎么做做什么都能成功。到2006年的时候,身体崩溃了。现在回想起来身体崩溃估计是内在的压力增大了。公司招聘的人多了,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不断的协调推进已经力不从心,不适合我这样内心单纯、充满幻想,还有所谓情怀的人去做这样具体而繁琐的工作,内心想逃避,但是知道自己无从逃避。现在也不喜欢在复杂的人际关系环境里待着,也不会只为利益与人合作,更会远离那些所谓的社会人。 2006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偏头痛,不仅右边头痛,包括整个右边身体都空荡荡的,整个人都没有精神,头整天昏昏沉沉,没有体力。家住在六楼,空手上楼,爬到三楼就气喘吁吁,休息一会才能上去。家离公司20多公里,车开到一半,眼冒金星,有几次感觉不到有其他车的存在,好像在大雾里开车,非常的危险。然后只能勉强把车开到路边,闭目养神至少10分钟,才能开到公司。 到公司后,精神状态依然什么都做不了,当时的情况就是不和陌生人说话,不接任何电话,业务电话到中午休息时交给销售经理处理,公司半年多没有开过一次会议。觉得人生没有未来,公司没有未来。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有些抑郁的症状,但是看西医、中医都说你的身体没有问题,不需要处理。我的内在如此痛苦,都觉得自己要死了,居然这些医生说我没有任何问题。 这样的状态长期持续下去,内心慢慢形成绝望,写了两次遗书,交代个人和公司的后事。当时还每天去公司,但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漫无目的的上网,然后遗忘。但是老天会帮忙的,他没有遗忘任何一个人。 我的36岁生日 2006年,我(杨景凯)的公司发展顺利,我的身体却越来越感觉空荡荡。最大的问题是偏头痛,人没有精神。内心非常痛苦,写了两次遗书交代个人和公司的后事。当时还每天去公司,但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漫无目的的上网,然后遗忘。但是老天会帮忙的,他没有遗忘任何一个人。 有一天在上网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“大小周天”,这词像闪电一样把自己照亮了:既然各种医学都帮助不了我,没准道家方法能帮助我。以前练过气功,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,知道打通大小周天是个很艰难的事情。然后上网去搜“大小周天”,当时搜到两家机构。一家是郑州的,用特异功能帮你打通大小周天,收费8000元。 尽管当时我的经济能力足以支付,还是内心觉得不靠谱。另外一家是兰州的,李天晓主持的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所,收费600元,依靠自己的练习慢慢打通。这个和我在武侠小说的认知比较吻合,而且看了网站的那些经历贴,有些先行者栩栩如生地描述了每天的体验过程,我觉得这些感觉是编不出来的,于是就预订了去兰州的机票。因为最近的培训班是2007年1月的,所以和真气运行结缘是在2007年的1月,正好自己36岁生日。 详细的培训课程就不细细描述了,当时是第九天打通督脉,整个人在这段时间简直复活了一样,原来苍白的脸色有了红润,空洞的眼神有了神采,身体有了气力,第五天的时候就和同班同学爬上了皋南山。关键是大脑清醒起来了,现在看来可能以前精气神亏耗的太厉害了。 在培训班上的状态非常好,看到真气运行那时还在一个小区,条件简陋,李天晓所长还在兼职上班,无暇管理,于是做了一份精美的发展计划书,想让这个方法尽快做起来。其实这个计划书也是没有经验的空中画饼,但是那份用心还是给老师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如果从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份计划书是给我自己种的一颗种子,因为现在的自己所有心愿就是在完成那份计划书。 静坐使我重生, 重生后又慢慢不再静坐, 母亲的帕金森症再次帮助了我 回到北京后好像得到重生一样,一边静坐一边开始开发新的产品,对公司的未来开始充满憧憬,用新产品去画饼,积压大量事情的公司也重新启动起来了。静坐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,因为身体好了没有需求了,因为那时的静坐除了健康还不知道对生命有那么多的意义。 2009年8月份,我的母亲得到了帕金森症,在协和医院确诊后没有选择医院治疗,因为那时知道很多领导人都得过这个病,医院也没有治好,于是就带着母亲第二次来到兰州。 我母亲学习的效果还是比较好,只是当时调心脏病的时候症状反应特别厉害,觉得自己要死了,非要乘当天的飞机回去,反复做工作留下来之后,心脏病就好多了。当时帕金森的主要症状就是全身抖动,在静坐的时候就没有抖动了,这个效果还是能够接受的。我一直觉得静坐调理身体需要3-6个月的长期班,这样身体才会有根本性的好转。我内心也渴望有一个长期的基地,用这样简便的方法,去帮助那些在重大疾病中无法走出来的人。 当时以我的经验,我母亲回到北京后一样也无法长期坚持,就一边静坐一边跟李所长谈在北京开办静坐中心的事情,委托他们派老师过来教学。因为以前发展计划书的事情,李所长对我的印象很深,课程结束前就签定了加盟合同。当时完全没有商业考虑,就是一门心思想做这件事情。 筹备静修中心, 50多人的教室, 学员只有1人 回北京后,开始积极筹备静修中心。第一期课程在2009年的10月2日举行,李天晓所长亲自主持。第一期总共有12个人参加,人数上当时还感觉比较满意。但之后每一期学员都很少,1人。50多人空荡荡的教室根本用不上,只好在楼里找了一个最小的房间当教室,邀请一些老学员的积极分子免费参加。用尽了很多方法,但收效甚微,局面很难打开。 当时冬天来了,给老师在中心附近租了一个别墅住宿,大楼的租金,冬天供暖的费用,工作人员的费用,老师的讲课费,每个月亏损1.5万到2万。关键是亏损还没有人来,当时不是绝对亏钱让人难受,而是找不到做这件事的抓手让人抓狂。后来我内心平静下来了,就和老师说每一期班的效果做好就行,切切实实的做出口碑,让学员满意。内心平静下来,慢慢来的人就多起来了,所谓的多也就是一期能有4-5个人。 第一年,亏损15万左右,这在2009年还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目。当时公司的很多人劝我说不要再玩票了,但是我坚信真气是个好东西,是金子一定会发光的,我还是要做,但是要做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了。于是压缩开支:退掉了四层楼,四个工作人员只保留一个,找附近的宾馆提供学员住宿,宾馆免费赠给我们一间会议室或大房间,改为一个月一期班,老师来不租别墅也住宾馆了。同时和兰州总部商谈,降低加盟费用。 第二年下来,发现居然费用可以持平,内心也感到非常满意。 第三年,机会终于来了。当年甘肃省卫生厅长刘维忠推广真气运行,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,很多媒体广泛报道卫生厅长推广“打通任督二脉”,促使很多人愿意尝试这个方法,导致人数爆满。加上我们每一期班注重口碑的传统,坚持让每个人达到好的效果,从此以后招生也开始慢慢走向平稳了。 这段时间,虽然没有亲自讲课,但是再忙也参加每一期的课程教学,深入了解每一个学员的反应。当时并没有完备的教学体系,每个老师讲的都不一样,所以有意识的观察有特色的老师,吸收他们的长处,慢慢体悟到课程的精髓。2010年又开办了90天的长期班,这期班比较成功,积累了大量的经验。 我的婚姻出现了问题 2010年的时候,通过他人认识了台湾的Lilian老师,做深层沟通的。老师要到北京开课,但没有资源,我内心很想帮助他们。当时就把公司闲置的一个房间装修一下,免费给他们用,唯一的报酬就是我可以免费听他们的课程。这个课程带给我很多神奇的体验,但这只是一个体验,真正让我走入心灵成长课程还是我的婚姻。 2010年我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,好像有莫名的推力将婚姻推到两难境地。内心非常的纠结,想从内在寻找答案,于是开始探索命运、前世。接触了大量国外身心灵的内容,觉得非常新鲜。不知道为什么,身心灵的内容虽然吸引我,但总觉不是我真正想要的,最终放弃了在这个行业的发展。 2012年的时候,我已经42岁了,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绕不过去:自己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和目的吗?目前的公司不能带给我意义和目的,商业就是你争我抢,即使我不做这个订单也有其他人会去做。但有一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:当我面临死亡的那一瞬间,我能给世界留下什么?因为公司的事情和真气运行、身心灵的事情混杂,感觉两边都做不好,同时也不愿意在尔虞我诈的商业环境里待了,于是就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,把公司完全交托出去彻底跟做了12年的行业告别。现在这个行业因为国家反腐衰落得很厉害,大家现在反而觉得我有眼光,但在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个人是个傻子的感觉。 我决心建立自己的体系 之后的3年,我回到兰州,再次实践和尝试管理真气运行,但也因为种种原因,遇到困难。这下一来,机构撤销了,家里的生存都存在问题,这次真是遇到了生命中最大的困境。正是这次的困境,让我下决心要建立一个自己的体系。 我是理工科出身,一直做的就是研发工作,做一件事情希望把后面的原理搞明白,而不是唯上唯书,道理清楚了法才会比较清晰。我看了大量的书,接触了许多高人,实践过不少方法,总结了很多实用经验,自己又有助人的愿心,愿意将这件事情做到90岁,100岁,为什么不能建立自己的体系? 在这个过程中,我意识到21世纪的现代人和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不一样,内心普遍的焦虑,人际关系更为复杂,时空变化更快,这些反而成为致病的主要原因。 我决定上课的主题就是人的自愈力和生命力,而不局限于一个呼吸法。呼吸法确实非常好,可以打通人的经络,简单高效,但是如果人生气了,郁闷了,这些经络很快就会堵塞了。如果人不能觉知自己的念头,不知道生命的意义,我们永远会纠缠于声色名利上,我们的心就永远处于动荡之中,在这样的心境下如何做好静坐,即使做好了静坐,人生一样也有缺憾,如何面临死亡前对自己人生的审视? 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,这次重建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产品经理,回到我的老本行,做产品研发。我先做好一个课程,把自愈力实践班踏踏实实做好,然后把自愈力实践的方法延伸,延伸做好一个调理中心、一个养老院、一个戒瘾中心(包括戒毒),另外我自己非常喜欢孩子,想做一个孤儿院,用自己的心去陪伴抚养那些孤儿们。如果有可能再做一个学校,这个学校是一个爱的学校,让人学会爱。如果这些都能成功,那让他们聚在一起,成立一个和谐社区,就能吸引很多优秀的人,有爱心的人在一起。 我只想做好从零到一的开创性的研发工作,至于复制部分的工作交给其他人。每个人的精力有限,现在欣慰的是我可以选择和我一起共事的人,可以挑选和我类似的人,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,一起来将自愈手段传播给全世界的人。 我觉得自己真是拼了 2015年的重新起步确实很难,不过课程特色鲜明,注重逻辑性,功理非常清晰,吸引和我一样的理工科学员。我探索人生、世界的经历,还有对很多方法的融汇贯通也吸引了和我有同样探索经历的人,慢慢机构的人气就回来了。另外我不放弃每一个学员,这份努力负责的精神也能打动每一个学员。因为这件事情,我一直对自己说我至少干到90岁,我是要给自己的生命交一份答卷的。 2015年4月以来,我就一直站在讲台上。每个月2期、3期甚至4期,最多的时候连续开过6期,我觉得自己真是拼了。我非常珍惜这个舞台,这个寄托了我几乎所有梦想的地方,我和学员说,我不仅仅是上课,我讲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曾经实践和正在实践的,我实际上是在分享我的生命。 课程一直在改进,改进速度明显加快点是在2017年的9月,我开始能够观察学员体内能量运行的状况,这也是老天赐给我帮助他人的方法吧。这样每次改进时,就知道效果如何,目前课程在改变气血,打通经络方面的效率很高,可以实现对每个学员个性化的辅导,这也算是一个突破吧。 起步阶段学员很少,机构也在磨合,这个过程中经历的痛苦现在已经不愿意去描述,最惨的时候是靠学员的救济才能生存,现在还非常感恩那几位雪中送炭的学员。 现在学员越来越多,大家开始认识我,我本人也开始陆陆续续在全国、世界各地讲课,道路越走越宽,方法和理念上也得到更多人的共鸣。 面对过往的经历,发现自己每一步都没有浪费,都是恰到好处的安排。过去发生的很多事情没有原则性的问题,只希望一切都能够和解,大家都在助人的道路上,彼此祝福,彼此支持。 回顾自己的人生,没有后悔。看明白自己,内在圆融成熟起来了,即使经历这一切,还是只愿意做一个纯真的自己吧。 wtv 采访的视频 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HCcL-Qm1mzwvxD73HfruJA


Scan to Follow

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太乙金光神咒-9遍